1. 首页
  2. 电商法律

上市电商打假记

“你只看到我们的抹黑新闻,却没看到我们的心路历程。你只看到售假传闻,却没看到聚美是最干净的电商。”

陈欧体重出江湖。

上市后,聚美假货的消息就没有停过,此番面对连续几日“美国律所起诉”事件的狂轰乱炸,陈欧终于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

深陷假货泥淖,聚美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12月3日,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曝光一些假冒生产者利用微信,淘宝等,售卖假冒的“海外代购”的奢侈品。

7月第三方手表商户“祥鹏恒业”售假事件被曝光,一众电商企业惹了一身腥,这其中包括亚马逊、京东、1号店、聚美优品、拉手网和美团。

而追溯到3月,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曾曝光当当网售卖的化妆品来自批发市场,亚马逊则披着行货的外衣贩卖假化妆品。

有假货,电商平台固然存在审核不严的问题,但若把错责全归结到电商身上,未免舍本逐末。

打假互联网打错了命门

马云曾经做过一个比喻,假货是人脸上的麻子,交易平台是镜子,镜子让我们看到人脸上的麻子,你若把镜子打掉,麻子还是在。

一方面,互联网是线下物理世界的映射与扩大,淘宝、聚美、京东假货问题的困扰,根本原因是线下制假、售假活动未曾得到根治。

网络有聚集和倍增的效应,网规研究中心负责人阿拉木斯对“麻子的故事”增加了续集,他认为,电商平台使货品的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就好比原本长在一万个人脸上的一万个麻子现在全长在一个人的脸上,人们自然觉得电商售假触目惊心。

2014年前三季,阿里平台主动下架9000多万件问题的商品,近百万家商家受到处罚。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是,淘宝不是执法单位,对这9000多万件问题商品没有行政执法权,这就意味着它可以发现、溯源追踪线索,却无法触及假货线下的生产源头,必须要线下执法机关联动才行,否则就是空谈。

另一方面,面对假货,电商企业其实都是受害者,尤其是阿里这类纯电商平台。

事实上,像阿里这类电商平台,从一开始创立就没有停止打假的步伐,因为它们深知假货对平台的伤害,一个消费者如果在电商网站上买到假货,他可能永远就不会再来这个网站了。

从最早以支付宝为基础,以信用评价为工具的诚信机制,到2011年,阿里响应公安部“亮剑”行动号召,主动向公安机关提供售假线索400多条,再到今年前三季度,阿里协助各级执法部门共破获各类“双打”案件100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近400人,涉案金额近6亿元。

上市电商的打假秘籍

从顶着“国内电商第一股”头衔的麦考林到“史上最大IPO”的巨头阿里,先后已经有麦考林、当当、唯品会、兰亭集势、聚美优品、京东、阿里共7家电商进入美国上市的资本大盘中。

一直以来,假货问题被认为是电商网站的毒瘤,对于那些已经上市的电商企业来说,其在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上将受到更大压力,假货问题就像定时炸弹一样随时会让企业惹上官司。笔者下面挑出最后三家仔细谈谈它们在打假路上的动作。

聚美:真品联盟&三大业务变化

此前由聚美领头,携巴黎欧莱雅、兰芝、佰草集、等国内外百余家知名化妆品企业建立国内首个中国化妆品真品联盟,并首次推出了真品防伪码体系。然而所谓的真品验证网站却是由聚美优品运营,被网友吐槽“不过是左手验右手”。

12月16日,聚美优品CEO陈欧发布长微博《你永远不知道,陈欧这半年在做什么》,在随后的两个交易日,聚美优品股价止跌反弹,分别上涨7.96%和11.5%,网友戏称陈欧一条微博恢复了聚美优品10亿元市值。

在这条长微博中,陈欧先是回击了相关律所对公司假货的质疑,然后再次重申了聚美优品上市后的三大业务变化,包括砍掉第三方平台上的奢侈品业务,将第三方平台美妆业务全部转为入库自营,进军跨境电商。

从前两项可以看到,面对假货,聚美优品意在弱化第三方平台,实质是加强对供应链的管控,以此有效规避假货风险。

长久以来,聚美一直陷在假货的沼泽里,想要出淤泥而不染很难,但是上市之后的聚美,仅仅靠陈欧的个人品牌公关在资本市场难免脚跟不稳,像模像样得表明立场,站好队,至少先洗白成资本市场想要看到的样子。

而对于聚美来说,剔除假货之路还很漫长。

京东:罚款与执法并行

除了聚美,京东也长期被假货问题困扰着,前不久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京东终于忍无可忍,刘强东主动透露京东在打假方面的两大措施,其核心是提高商户售假的成本。

措施一是规范商户,罚款额度由几万提高至一百万起;措施二是京东与工商等部门合作,动用执法力量打假,京东在发现卖家销售假货后,告知当地质检部门,查收售假者办公室和库房。

刘强东建议从源头上把控,从电商征税角度来解决假货问题:一方面保护小微商户,将交税的营业额起征点提高到100万元;另一方面对于百人以上运作的大商户,应该注册电子工商执照,使用电子发票。

从东哥透露的信息我们嗅到一丝两头都不得罪的味道,政府部门京东全力配合,小微商户京东也要好好爱护。

如何平衡好商品质量和利益,京东也还在探索之中。

阿里:大数据三重门

阿里一直以来强调企业责任,在打假的路上一骑绝尘。

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似乎成了电商表决心的地儿,马云也在会上主动提及假货问题,他表示解决假货问题只能靠互联网,因为在线上很快能查出谁在卖假货、生产假货,警方可马上跟进。

阿里巴巴首席风险官邵晓锋称,阿里构建的大数据打假模式可通过三重门将假货从10亿量级的在线商品中捞取出来。

1

通过智能识别追踪、数据交叉分析使大数据打假有迹可循,达到实时分析数据速度每秒1亿次,此为第一重门。

耗时耗力的关键词搜索升级为语法语义分析,加之图片算法技术实时扫描,每天可实现全网数据监控和检索处理量2亿以上。包括商品文字、图片描述,交易,消费者评价甚至是社交媒体数据等16个维度数据都被记录和对比分析时,售假者的行为就会被追踪,变得无处可藏。

严格的开店实名制加上神秘购买抽检机制等一系列动静态管理保障体系,成就了阿里大数据打假的第二重门。

淘宝开店实名制需要经历整整18道审核程序,可谓丧心病狂,随机手势拍照、手持当地报纸拍照已经不算什么了,据说未来还将逐渐开发人脸识别和声纹特征数据库。

阿里还专门成立了一支总数超过7000人的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团队,由公司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组成。截至2014年11月,阿里通过“神秘买家”共开展购买鉴定62783批次,涉及食品、保健品、服装、鞋类、小家电等28个行业。各位店家请善待你的每一个顾客,因为你随时可能被“神秘买家”光顾,一不小心就会中招。

阿里打假模式的最后一重门是联动包括品牌权利人、政府部门在内的电商生态参与者实现线下打击。2014年截止12月12日,阿里已联动各地公安机关,破获18个制假售假集群,端掉200多个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近400人。

阿里交易闭环最大的价值就是获取用户、商户的丰富数据,大数据可以成为最强有力的保护伞,因为它让假货无处遁形。

假货问题对上市电商企业显得尤为敏感,因为美国市场对商品的要求更加严苛,这不免让人觉得悲哀。

罗昌平著作《打铁记》,和电商打假记有很多相似之处。这其中我只说一点,以阿里为首的电商打假成就显著,让人不免产生假货即将逝去的奢想;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让人似乎看到彻底反腐的希望。

多几个罗昌平举报固然是好事,多几个电商打假也绝不是坏事,但彻底的打假绝不可能只靠电商企业来实现。

原创文章,作者:站点默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nglifeng.com/shangshidianshang/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